加拿大28在线预测GE中国区医疗总监:企业健康管理是下一个生产力

编辑:凯恩/2018-12-16 01:35

  2004年,因为SARS,我作为国内第一个管理员工健康的医疗总监进入通用电气(GE),也进入到企业健康管理这个领域。

  我工作的前9年在三甲医院做重症监和心内专科医生,96年在ISOS做紧急救援并开始接触全科医学,在2001年和朋友一起开私人诊所,逐渐感觉到提早预防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从医多年,我觉得,没有什么经历能比在大型企业中,可以运用专业知识惠及更多人的健康,助力企业发展了。

  在GE最初的两三年里,我经历了观念上一个巨大的转变:我发现自己慢慢的从看病人的医生变成看正常人的医生。刚进公司时,我看谁都老是想他/她有什么疾病需要我帮助,后来逐渐转变为,我在我们的员工正常的状态下,把他有健康问题或可能出现健康问题的地方找出来、改过来,让他更快乐健康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从14年的实践和数据效果来看,在公司里做健康管理,我们可以直接影响、帮助到几万人,如果能把这些理念扩散、实践扩散,应能帮助到更多的人、更多的企业,对解决老龄社会、慢病问题等社会问题有些帮助,也是为实现中国梦尽微薄之力。

  当我们把“关注健康”仅仅聚焦在“病”上时,我们其实只是帮助到了少数病患,这就意味着,我们忽视了病患本来都是正常人,忽视了因为疏于预防而带来的巨大医疗资源浪费,以及因病而损耗的正常劳动力。同时,我们可能也错过了很多预防正常人变成“病人”的时机,而后者其实更为重要。正因此我们国家现在所大力提倡“关口前移”,也正是健康管理的核心要意。

  企业健康管理(Corporate health),是人口健康领域里比较特殊的一种,它主要针对的是企业的员工及其家属这一类人群。

  它的由来,大概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70年代的美国保险业。在保险业刚开始的时候,医疗保险总是亏,大家就研究它为什么亏,发现有两个因素值得关注,一个是后端医院管理,怎么管决定亏损程度;另一个,是前端就医理赔,怎么少理赔决定亏损程度。

  如果投保人不生病或减少就医,就不会发生理赔,那保险肯定就会赚了。所以,管理投保人健康的事务就变得很重要,从那时起,保险公司就开始专门雇一批人做健康管理,加拿大28在线预测根据保险就医数据,先把人群分成几类,如生病的、健康的等等,再为他们划分健康管理师,协助管理他们的健康。经过十几、二十年的摸索,保险的费用终于降下来了。由此就验证了,健康管理确实可以帮助降低费用。这之后,保险公司把健康管理的理念带进他们大量to B业务中,于是在企业内部也慢慢开始有专门管理健康的部门了。

  事实不断证明,健康管理正是企业需要的。就拿GE来说,我进入GE时的职位是大中华区医疗总监,设置这个职位,主要是因为当时中国经历了“非典”疫情,GE意识到员工健康管理的重要性,企业职业健康风险需要控制,同时,像发生SARS这样影响巨大的医疗危机时,如果没有良好的健康管理机制,可能会导致工厂关停,影响生产,造成巨大的损失,这正说明了健康管理在风险防控层面的价值。

  另一个层面,是它对提升组织绩效和生产力以及降低医疗费用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是GE更大力度推进健康管理的重要考量因素。大概在2008年经济危机时,我们的水处理公司,一年大概有23个亿左右的营收,但那一年我们美国公司医疗相关的费用就高出这个营收额许多,这是相当惊人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候, GE开始在全球推行健康,做“健康我先行”等一系列的事情。

  总体来说,企业健康管理,还是一个比较新的概念,可能欧美国家的企业,要起步早些,推行健康管理的比较多,国内企业做的相对少些。正因为它新,所以目前也鲜有对它特别明确的定义,我个人比较认可美国企业健康管理领域专家Dr. Ray Fabius的一个定义:

  企业健康管理旨在最大化员工及其家属的安全、健康和福利。它深知健康的员工团队对组织绩效和生产力的影响。它运用数据追踪及改善患病对上述人群造成的负担,施加一级、二级、三级预防。它整合人力资源、职业健康(劳防)、环境卫生、数据管理、质量控制等部门的人才。当企业把健康管理视作一种重要价值,并且愿意塑造一种“健康、安全和福利”的企业文化时,它才能取得最大的效果。

  这里很有意思的是,Dr. Fabius特别强调了企业健康管理应该包含员工和家属。一般会认为,企业管理员工的健康,以便让员工能够有更好的工作表现,并减轻公司的医疗费用,但Dr. Fabius强调了应该惠及家属。这其实很重要,因为家庭成员的健康状况,同样影响员工的工作表现,比如说,家里孩子病了,可能要请假,或是上班时因为惦记孩子,不能全心投入工作,出工不出力,这都会是公司不愿看到。

  就企业健康管理的价值而言,Dr. Fabius提到了组织绩效和生产力,我想还应该加上医疗风险预防、更高的员工稳定性、更具吸引力的雇主品牌形象,以及更为直接的效果——减少医疗支出。拿GE中国来说,这些年的健康管理实践下来,保险费率在最近四五年内几乎没有增长,员工敬业度和忠诚度在行业内属于领先水平,不少员工表示“就是看中GE的医疗福利”。

  再说到数据,是企业健康管理运作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但很可惜,许多企业都没有做这方面的积累。健康管理是一个长期性的工作,如果没有数据沉淀和分析,很多工作其实会浮于表层,也没有连续性,看不到逐渐产生的优势或问题。

  在GE的14年积累的健康数据,是我认为最有价值,也是最珍贵的资产。实际上,健康管理要用很多积累和沉淀下的数据来对员工分层级,再去排布一级预防、二级预防、三级预防。

  像我们在2015年举行的 “21天计步挑战赛”活动,其实就是源于总结分析上年度员工体检报告,数据结果表明员工“TOP3”的健康问题是超重/肥胖、高血脂等,于是我们就针对性开展“21天以上的重复运动”,以帮助员工建立持续运动的健身习惯。很多公司花了很多钱,做了很多活动,但并没有很好的效果,就是因为只是做活动,而没有站在整个公司层面上进行数据积累、分析,再去根根据公司情况、员工情况做真正的健康管理。

  企业健康管理是一个日积月累才会见效的事情,但一旦形成了健康的意识,它就能改变足够多的人。

  最近的一则报道,提及美国的癌症减低了50%。美国从90年开始提倡戒烟、限酒,推行健康生活方式,直到2017年才有数据显示胃癌、肺癌都降下来了。这过去的28年里,美国政府、传媒,包括个体,大家都在做这个事儿,用了20多年的时间去改变癌症发生率。我想,这种改变,不仅仅是改变癌症发生率,它可能已经惠及到了健康的其它方面。

  在我们的周围,关于健康的关注点,媒体、医疗投资、话题等等,所有东西还都在还都还放在医疗上面,当然,这些东西很有用,都帮助人类战胜更多的健康难题,但,我们何不换一个思路,如果能不生病,那也就用不到那些东西,那样不是更好些?